悦读文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墨鱼仔的做法大全 > 正文

临走之际,他留下了回忆_文章精选

时间:2019-05-18来源:法式菜谱

�点击音频,聆听美文

 错过一个人,那人便与你无关。落花本来有意,流水本也无情。 转身的那一秒开始,我的,便与你无关。不管脚步有多慢都不要紧,只要你在走,总会看到进步。

白杨树的秘密

英子的奶奶很早前就去逝了,在英子的记忆里,最美好的童年是和爷爷一起度过的。小时候,英子的父母在乡里上班,就把懵懵懂懂的她丢给了爷爷照看。

爷爷的家门前有一颗白杨树,灰白细长的树干上稀稀疏疏地挂满了枝条,春天吐芽,秋天落叶,和普通的树木一样,平淡无奇。爷爷却一直当它是宝,无论乱风下雨,酷暑严寒,锄草、浇水、翻土每天都不落下。天太热就撒水降降温,天太冷就把自已的床单被套裹在树杆上,当待人一样。有一年夏天,天气炎热难耐,英子看着爷爷汗流浃背地给白杨树锄着草,却把自已丢在了一旁,嘟着小嘴跑上去埋怨到:“爷爷真偏心,疼树都不疼英儿,这树有什么好,你就那以喜欢它?”爷爷怜爱地看着英子,摸了摸她粉嫩的小脸蛋,笑到:“这啊,是个秘密。”

时间流逝,转眼间英子已长成了大姑娘,年纪轻轻地她在城里开了一家小公司,收入颇为丰厚,于是买了房住进了大城市。她把父母接了过来,本想着把爷爷也接过来一起照顾,但爷爷怎么也不肯来。英子想老人家念家,多劝叨几次可能就通了,没想到爷爷是铁了心的雷打不动,说啥也不走,理由是舍不得他的白杨树。就这样三翻五次下来,各种好话劝尽,英子也没了耐性,对着爷爷吼了起来:“你那什么破树啊,一颗树有那么重要吗?”爷爷也不生气,只是看着英子憨憨地笑。父亲也说英子不对了,老人家不想走,也莫强求。英子简直委屈极了,想自已本是一翻好意,却落得个强人所难的下场,于是放手不管了,任爷爷爱咋折腾咋折腾。

没过几年,最让英子害怕的事发生了,那年冬天特别冷,年迈的爷爷住在老破房里,终于还是顶不住病倒了。这个噩耗传到了英子那里,她赶紧丢下手中的工作,飞一样的和父母往老家赶,看着爷爷颤颤巍巍的身子躺在医院的病床上,一脸憔悴地盯着她开心地笑时,心酸的眼泪就忍不住往下淌。英子建议把爷爷转到大点的医院,老人家却死活不肯,说是老病根了,不碍事。说完望着窗外凛冽的寒风和铺天盖地的大雪,忽然焦急地大喊:“英儿!快……快回去拿床被套把树干包起来!”英子急得都快跳起来了,泪洙子不停往外滚:“爷爷!这都什么时候了,你怎么还惦记着它啊!”但老人家犟着不依不饶,还挣扎着要爬起来。英子不愿爷爷那么难受,于是和父亲一起回去把白杨树好好包了起来。

爷爷最终还是没挺过那个冬天,临走之际,再也没提白杨树的事,只是拽着英子的手安静地离开了。英子感觉仿佛所有美好的事都消失了,心像掉进冰窖里一样,冷得生痛。

守孝的那天,的英子和父亲走到了那颗白杨树下,望着只剩下骨头架子的树,英子哀怨地说:“不就是一颗树吗,难道比一个人性命还重要吗?”父亲长长地叹了口气,目光望向远方,渐涟迷离起来,讲起了爷爷的。

英子的爷爷在十九岁那年和英子奶奶一见钟情,第二年便结了婚,二人虽然清贫,但过得非常甜蜜幸福,再一年就怀上了英子他爸,这让英子爷爷喜得合不了嘴。可惜好景不长,英子他爸六个月的时候,英子奶奶被诊出患了绝症,这就像个睛天霹雳,震得英子爷爷三魂七魄都快散了。于是他带着英子奶奶四处寻医问药,东奔西跑了一年多,积蓄花得精光,五邻四舍,亲朋好友能借的都借了,最后还是无果而终,只得面容憔悴地带着英子奶奶回到家中。英子爷爷二十出头的大小伙子,瘦得几乎成了骨头架子。英子奶奶看在眼里,痛在心上,她下定决心不再就医。有一天,她不知从哪里带回来一颗白杨树苗儿,腆着肚子小心翼翼地种在了家门口,等英子爷爷回来的时候,在树苗儿前告诉了她不再就医的想法。英子爷爷坚决反对,说拼了命也要把英子奶奶治好。英子奶奶却平静地安慰他,说他该做的也做了,不欠她什么,以后最重要地事就是照顾好快要临盆的孩子。英子爷爷心痛地滚着眼泪,倒在英子奶奶的肩上大骂自已没用无能,哭得悲恸不已。打那开始,英子爷爷和英子奶奶每天都细心地照料着白杨树苗儿,二人一边种树一边憧憬美好的未来,笼罩着这个小家庭阴郁的氛围也随着树苗儿的成长在慢慢消散,看着英子奶奶幸福的笑容,听她说着对孩子未来的期盼,英子爷爷心中也渐渐感到宽慰。

英子奶奶的身子却每况愈下,在英子他爸两岁的那年,还是带着无限遗憾离开了人世。英子爷爷顿时就崩溃了,面无表情地瘫坐在地上,接连好几天不吃东西,邻居们看着都急,接二连三地跑来劝慰他,但英子爷爷就是一声不吭,颗粒不进,直到英子他爸哇哇哭着喊“爸爸”的时候,他面若死灰的脸上才露出了愧疚的表情。那天晚上,英子爷爷吃了一大碗饭,提着锄头走到门前,把白杨树周围的一大遍土锄得十分松软,之后对着白杨树说了一晚上的话,当初晨的阳光落在他脸上的时候,他却幸福地笑了起来。至此之后,英子爷爷渐渐振着起来,每天除了照顾好英子他爸就是围着白杨树转悠,锄草、松土、浇水,风雨无阻。白杨树癫痫病要怎么治疗效果好长好了他高兴,受伤了他心酸,就这样一种就是一辈子。

听完爷爷的故事,英子沉默不语,愣愣发呆地看着白杨树在寒风中摇曳。父亲地看了她一眼,叹到:“孩子,在这个世上,有些东西是比生命更重要的。”说完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肩膀,转身离开了。

寒风呼啸,渐渐凛冽,英子忽然发现白杨树杆上有一处黑褐色的东西,仔细一看,原来是树杆被冻伤的痕迹,那个瞬间,她感到心仿佛被什么东西给刺了一下,无尽的自责感犹如决堤潮水般涌上心头,眼前顿时浮现出爷爷痛苦呻吟的表情,竟然和白杨树重合了,他在寒风中不停翻滚,无助地挣扎着。

英子心疼得潸然泪下,她飞快地冲进屋里,拿了一床被套,仔仔细细地把树干包裹起来,等她看到树干被包得严严实实的时候,心中的那股自责感才稍有缓解。英子试图抹去脸上的泪痕,没想到泪珠儿却拼命往外涌:“爷爷啊,英儿懂了,真的懂了,英儿好想你,好想你啊!”

后来,英子只要一有空,就会回来给白杨树锄草、松土、浇水,无论酷暑严冬,风雨无阻。有一次冬天里,英子又带着男朋友回来了,看着英子辛苦地给白杨树翻着土,男朋友站在一旁埋怨地说:“不就一颗树吗?咋感觉你对它比对我还好呢?”英子忽然一怔,似乎想到些什么。她放下手中的锄头,走到男朋友跟前,亲昵地搂着他的脖子,向他脸上吻了一下,笑嘻嘻地说:“这啊,是一个秘密。”

()

风雪中的走近

随着我年岁渐长,村里人开始感叹;你太像你爸爸了!

我明白他们说的是我的脾性。因为,要说长相,我和父亲那是一点也不像的,父亲生得眉目清秀五官精致身材纤瘦,而我则完全遗传了母亲的大身骨和大脸盘,甚至走姿都像极了母亲,在村子里走动,常有人把我误当做母亲,追着我张老师张老师的叫。

其实,不劳他们说,我早知道了,成长的过程中,母亲拿指头一下一下捣着我的脑袋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:“你和你爸一样是个闷脾!”

看着母亲痛心疾首的样子,小时候的我,常常不自觉就低着头,像个蔫三似的。但后来,我不仅毫不在意,还以为喜,但窃喜之余也有些不安,有受之有愧之感,要知道,父亲是多么能干啊!四临八乡,谁不认为父亲是个能人,世上就没他干不了干不好的活儿!

可惜,我只是性格像父亲。所以,随着时间慢慢地流过,父亲的闷脾因为能干,最终被母亲包容下来,而我就没那么好运了。

模样最像自己的女儿,有着自己最不能容忍的性格,父亲的其他方面什么也没遗传到,母亲内心的抓狂可想而知,所以,我自然成了母亲的专政对象,一有不是便被母亲当众训斥更兼拳脚相加,在母亲身边几乎像在雷区行走。我怕极了母亲。

父亲是个闷脾,我也是个闷脾,论说,在母亲面前,我们更像两个战战兢兢的小孩,应该同病相连抱团取暖才是,只可惜,口舌之争中惨败的父亲从此移情于干活和看书,在父亲的眼睛里,我找不到自己的存在。很长时间里,父亲对我来讲,是个熟悉的陌生人。可不是吗?除了一天三餐同桌吃饭我们几乎就见不着彼此。即使他难得休息在家,也很少见他开口。

上初一那年,某天体育课,老师做操时绊了自己的腿,差点摔跟头,晚上,嫌饭桌上气氛太过沉闷,我讲了这事,我素来嘴笨,多好笑的故事到我嘴里都变得枯燥无味,这次也是。母亲和兄妹听后只勉强笑笑,但父亲一听,却哈哈大笑起来,看看哥哥又看看妹妹,对着他们重复“这个老师,做操竟差点绊了自己一跟头!”仿佛这是天下第一好笑之事。有这么好笑吗?我很诧异。不过见父亲如此开心,我大受鼓舞,也兴奋起来了,索性安排体育老师又摔了一跤,父亲又哈哈大笑起来。在父亲的笑声中,我狠不得把体育老师摔上N跤。那天,父亲笑得很用力很大声。现在想来,那是父亲注意到了我的内向,鼓励我开口表达呢。

可惜父亲终是忙,无暇顾我,这样的事情后来再没发生过。我继续孤独的成长,一直长到十八岁,大雪飘飞的那一天。

那天,是入冬以来最冷的一天,天阴沉沉的,临近中午,天空飘起了鹅毛大雪,一会儿功夫,大地就被一层白雪覆盖了。一阵阵刺骨的寒风发出呼呼的嚎叫声,如同无数细小而锋利的刀片,直刮得人脸颊生疼,恶劣得令人望而生畏,人们都躲在了家里,路上根本就不见人走动。

这样的天气,谁都可以躲在家里不出去,父亲却不行,因为哥哥放了寒假,下午乘车回家。父亲要骑自行车去二十里外的车站接哥哥。

父亲是个被锯一节指头都不吭声喊疼的硬汉,绕是如此,看着外面肆虐的风雪,他的眉头还是一蹙了起来。看着父亲这般,我突然有些心疼,加上几个月没看到哥哥了,心里也挺想念,便向父亲提出,我陪你一块去吧。

那时候还没有,不能够随时联系哥哥,所以,哥哥什么时候上车,又是什么时候到达都是未知数,这样的特殊天气,谁知道发车会不会误点,就算准点发车,晚点也是必然的,路上积了雪,车也快不起来啊。说是下午的汽车,可谁知道要在车站等多久呢。

父亲看了看我,破天荒没有拒绝。于是,午饭过后,我们穿上雨披一人一辆自行车向车站骑去。初时觉得冻得受小儿癫痫综合征不了,风刮得脸生疼,雪花从雨披的衣领里钻了进来,很快就化成了水,湿了我的毛线衣和棉毛杉的领子,领子湿漉漉的贴在颈上,难受之极。但后来,因为顶着风骑,只有使出吃奶的力气蹬车才能前行,结果到达车站时,身上热烘烘的,倒不觉得很冷了。

那天,我和父亲在车站旁边的一个小房子里,足足等了三个多钟头。两个闷脾气的人,加上平时在家也很少说话,此时自然找不到话题可谈,索性不说话,只伸长了脖子,眼睛盯紧了车来的方向,随时作好冲出去的准备。

身上蹬车蹬出的热气很快散尽,颈项更是又冷又湿。风从大门刮进来,衣服像是没穿似的,寒气直往衣服里面钻,父亲肯定也感受到了,问我,冷吗?他眼里的关切是从未有过的,我心里一下子暖和和的,忙回,不冷,父亲似乎不信,伸出手想握我的手确认一下,我忙在口袋里擦了几擦,直到感觉有些热了方交道父亲手中。摸到我的手是温热的,父亲这才放了心。

但是,我渐渐觉得自己冷得撑不住了,牙齿也打起颤来,看父亲,脸也冻得发青,伸长脖子向外瞅之余,犹不忘关切地瞄瞄我,问一声,冷吗?我依旧回着不冷,但很怕父亲看出我整个人在抖,我像个雪地撒欢地狗一样蹦跳起来,蹦一会儿便奔出门看有没有汽车出现,或者下车的人中有没有哥哥。虽然很冷心里却是快活的,好在我来了,否则这么大的风雪这么冷的天气,父亲一个人捱着受着该多么可怜啊!

那天三个人都是走回家的。因为,回家时,雪已经几尺厚,路根本辨认不出了,自行车根本就蹬不走,只能推着走了。

这件事后,父亲对我变了态度,开始主动关心我。在他的眼睛里,我看到了自己。

对于那次接站,记忆里是温馨一片。至今还记得那天,问了我无数声“冷吗?”小房子里,我看到,他的眼泪,没有活计,也没有专业书,也没有他人,只有→→我。那天,父亲是我一个人的我们的心,是近的。

岳父家的阳台

岳父母从南浔搬到湖州以后,居住条件确实是改善了不少。原先在南浔的住房啊,总面积最多也不会超过30平米,尤其是他们的厨房,远离住宅200多米。这晴好天气时还好说,遇上雨雪天可真得遭罪。虽说厨房间位于老街的小莲庄景区地段范畴,但那10来平米老屋的产权还是房管部门的,即便今后赶上景区改造动迁,那么二老也未必就能得到可心的补偿。虽说岳父是离休老干部,可他与岳母在南浔的蜗居,一直都令我心寒。

自从买下了湖州现在的住宅后,居住面积倒是翻了一倍,但就是阳台还嫌太小。3平米多点的阳台,装修时就在顶头一侧加装了壁柜,剩下的空间堆放了许多待价而沽的废品。前几次我和妻子到湖州时,我就擅自替老人家处理了几批废品。这回,我们打算再帮着卖掉一些旧包装箱。岳父说:“不要卖给流动叫卖的,要卖就卖给前排楼房底层固定收购摊点,因为固定摊点的收购价每斤要高出5分钱。”妻子遵嘱去联系那家固定摊点,可人家回老家过年去了,看来这批旧货的处置也只得隔年再说了。

岳父的阳台上还安置了洗衣机,使用的时候还要专门拉起接线板。阳台上还晾晒着地瓜干,梅干菜,晾晒着芝麻、黑豆、红枣,还有肉皮及自制香肠、咸肉、酸菜等不胜枚举。再加上晾晒衣物等,我简直都感觉难以置身了。为了不让家人吸二手烟,我总是到阳台对着窗口吸烟,但时不时地就会被油渍巴拉的肉皮、香肠、咸肉撞了脑袋。为此,我不得不频繁洗头。

阳台上还有岳父以前爱玩的风筝,是那种夜间会发出七彩光亮的硕大的风力飞行器。阳台上还有腌菜坛子,岳母说:“腌菜需要用石头重压!”于是我小舅子就专程驱车到浙皖交界的青塘坝去收集了4块貌似个头合适的石头,结果搬到岳父家阳台上后才发觉,石头都比坛子口径大了,根本放不进去。那4块闲置的石头啊,如今又占据了阳台的一席之地,以至于我靠着窗口吸烟时,两脚都被石块阻搁着拉远了与窗台的距离而动作难以舒展。

岳父是位资深钓鱼爱好者,他的部分装备如钓竿、海竿等现在也都搁置在阳台上。岳父已经八十有四,身体也是染病影响了他出行远足。但更为奇特的是,他家阳台上还长期摆放着一个塑料大盆子,里面不仅有泥土,还有不断收集添加进去的烂苹果,那是为了做鱼饵所用,他花钱买来蚯蚓饲养着。虽然外出钓鱼几近奢望,但老人家还是留着那份念想。倒是关于岳父钓鱼方面还有许多故事,留待下回分解吧。

年前单位领导专门来看望慰问岳父,他们参观了这屋那屋,走到阳台门口就止步了,因为阳台上已经没了插足之地。

我和妻子到了湖州以后,就在岳父母家的客厅搭铺安寝。为了客厅采光,阳台与客厅之间只用了博古架隔断。每天夜间,我俩都是枕着阳台上妈妈的味道——香肠、咸肉、菜干等混合气息入睡的。

撰写这篇时,我很想配上一张岳父家阳台的照片,可是我又实在是无法选取摄影的立足点而只得作罢。

网()

墙角里的父爱

帮老乡大将搬家。在整理一堆旧书籍的时候,大将蹲在地上呜呜大哭起来。大将打开的是一个笔记本,上面记着日常开支,一笔一笔,清晰到一块钱的早餐,三块钱的午餐。稍后惠州市治疗癫痫病的公立医院,大将给我讲了关于他和父亲的一段往事。

大将的家在徐州乡下的一个村子里,在他的记忆里,父亲一直在徐州火车站附近打短工,难得回家一次。

大将考上西安的一所大学时,父亲从银行取出一包钱,一张一张沾着口水数,数了一次又一次。

大一的时候,大将迷上了网络游戏,经常整晚耗在校外的网吧里。他虽然感觉到有些虚度光阴,但身边的同学们都差不多,不是打球,就是看电影,或者上网打游戏,大将也就释然了。

暑假回家,大将在村里待了几天,感觉特别,就忐忑地对父亲提出,想去他那里玩几天。至少那里有网吧!父亲竟然破天荒地答应了。

远远地,大将就看到父亲等在火车站的出口。经过一年大学生活的洗礼,大将第一次感觉父亲在人群中是那么扎眼�D�D衣服破旧,还宽大得有些不合身。他提醒父亲,衣服太旧了。父亲说,出力干活的,又不是坐办公室,穿那么新干吗?他又说,那也太大了啊。父亲又说,衣服大点,干活才能伸展开手脚,不然,一伸手,衣服就撕破了。

让大将没有想到的是,在2003年,月入就有四千多元的父亲,竟然住在一栋民房的阁楼里,只有六七平方米。除了一张铁架床之外,还有个放洗脸盆的木架子,那个多处掉瓷的搪瓷盆上,搭着一条看不出本色的旧毛巾……大将一直以为,父亲在城里过的是很舒服的日子,没想到竟是这样清苦。

父亲把大将带回住处,就说:“你坐着,我要去忙活了。”说着,就咚咚咚下楼走了。大将坐不下去,就悄悄地关上门,下楼,跟在父亲身后,他想看看父亲是做什么的。

七弯八拐,大将跟随父亲来到了徐州冷库。那儿聚集着十多个跟父亲差不多的人,有的推着推车,有的拿着扁担,大将看到父亲从门卫那里推出了自己的手推车。正在这时,一辆大货车进入大院,父亲和大伙一起,跟在车后拥了进去。几分钟后,大将看到了父亲,他弓着腰扛着大大的纸箱,走几步,停一下,用系在手腕处的毛巾擦额头的汗,再前行几步,把背上的纸箱放到手推车上,接着又奔向大货车,几秒钟后,又弓着腰扛来一个纸箱。如此反复七次之后,父亲推着那辆车向冰库走去,弓着腰,双腿蹬得紧紧的,几十米外的大将甚至看得到父亲腿上的青筋。

原来父亲赚的是血汗钱!大将惆怅不已。他向门卫打听,搬一次货,能有多少钱?门卫告诉他,五毛钱一箱。大将在心里算了一下,父亲一次运了七箱,赚三块五毛钱。

大将当天下午就回了家。他不再想着上网了,他的眼前总是晃动着父亲暴着青筋的腿。他还算了算,自己在网吧浪费了多少父亲的汗水。

大将返校的时候,父亲又从银行里取出厚厚的一沓钱,数了又数,交给大将。大将数了一下,说,“这学期时间短,有两千就够了。”说着,分出一半,留给父亲。这一天,大将下决心做个好儿子,做个好学生。

但他的这种想法,很快成为过眼云烟。当那些旧日的玩伴又吆喝着去网吧,当他有意无意地看到魔兽游戏图案,他内心里总是忍不住躁动。终于,他又一次走进了网吧。

国庆节的时候,室友们组织去K歌,去酒吧,还去洗了桑拿。从家里带来的两千块钱,到十月底就没有了。

大将给妈妈打电话,说前段时间生了一场病,带来的钱花完了。

第三天下午,西安突然降温,正在宿舍里和同学打牌的大将接到电话,说校门口有人找他。大将跑到校门口,看到了父亲。五十多岁的父亲,像个七十岁的老人,老态龙钟,一脸的疲惫,身上背着一床棉絮。大将把父亲带入校园里,才小声问他:“你怎么来了,我给妈留了账号,你把钱打入那个卡上就行了。你跑这么远,还背着这个东西,又辛苦,又浪费钱。”。

父亲讨好地对他笑着,说:“听你妈说,你前段时间病了,现在怎么样了,好了没?要吃好点,照顾好自己,你不用担心生活费,只要你能吃出好身体,学出好成绩,就是再多的生活费,你爸也掏得起。天冷了,这是你妈妈用自己种的棉花给你做的棉胎。”大将嗫嚅着说:“已经……好了……”

在通往教学楼的路上,父亲说:“看到你好好的,我也就放心了,把生活费给你,我就回去。不影响你。”大将接过父亲递过来的钱,正想说带父亲到学校的招待所住,父亲又说了,“再有两个月就放寒假了吧?我这次给你带了三千块,你刚生病,要吃好点,把身子养壮点,才能有精力上好学。”父亲止住脚步,“你回去吧!”

大将知道父亲的脾气,就不再说什么。他走出不远,回头的时候,发现父亲还站在原地,朝他挥手。他想起读高中的时候,每次父亲送他去县城的学校,都是这个场景,泪就溢满了眼睛。

干瘪的钱包终于鼓了起来,一周不见的魔兽又在呼唤大将。晚饭过后,大将又去了校外的网吧。五个小时的凶猛厮杀之后,大将要回宿舍了。和往常一样,他又来到了校外的一棵大榕树下,从那儿翻墙进校。

就在他翻上墙头的那一刻,他的心一下子疼了起来!昏黄的路灯,照着他的父亲,他偎在那个墙角,身下垫着不知从哪里拣来的破纸箱。此刻,他正把身上的棉衣裹了又裹,而自己高中时围过的围巾,紧紧地缠在父亲头上。

大将说到这里,又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。什么原因引起的额叶癫痫病哭了好一会儿,大将又接着说:“后来我妈告诉我说,我爸听说我病了,就不顾一切地要来看我,买不到座位票,又舍不得买卧铺,站了二十多个小时来到西安。为了省下住宿的钱,在我们学校的墙角下蹲了一夜……我在电话这头就哭,在妈妈告诉我之前,我一直装作不知道。因为我知道父亲的固执,我那时就是叫醒他,他也会坚持着在那里。我悄悄回了宿舍,可我的心里却一直疼着,想到他裹紧衣服的动作,我就心疼。我连夜把所有的关于游戏的账号全部删掉了。

从那以后,我再也没有进过网吧,再也不浪费一分钱。也就是从那一天起,我准备了这个记账本,开始把以前落下的学业一点点补回来。”

“我以前一直以为是他命不好,没有享受生活的福气。经过那件事情,我才知道,不是他没有福,而是他习惯了把一切享受给予他儿子……他从十七岁开始在那个冰库做事,一直做到去年春天。”大将说不下去了。

我知道,大将的父亲于去年春天去世了,给大将留下了三十七万元的存款。大将的父亲是许多贫困父亲的缩影,深沉而又无私的爱。所幸的是,他的孩子看到了墙角的父亲,而我知道,还有很多孩子想不到,也看不到墙角里的爱。

再叫一次爸爸

那年,妻子突发心脏病去世,他悲伤到极点,如果不是为了刚满5岁的女儿,他真想不顾一切,也追随妻子而去。处理完妻子的后事,他照常回单位上班,领导担心他受不了沉重的打击,特意派他到外地学习一年,希望新的环境能让他尽快走出悲伤。

离开之前,他把孩子托付给了母亲,尽管知道当奶奶的非常疼爱孙女,他还是不放心,千叮咛,万嘱咐,然后才依依不舍地离去。

一年之后,他终于学习归来,急急忙忙往母亲家赶,远远地就看到一个瘦小的身影等在门口,那不正是女儿吗?他快步走过去,蹲下身子把她抱起来:“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“奶奶说你快要回来了,我就天天在这里等,终于等到爸爸了!”她的小脸冻得通红,神情却那么开心。

晚上,女儿睡着了,他忍不住对母亲说:“这孩子真瘦呀,一年了,也几乎没怎么长个儿。”“你也瘦了很多。过日子,少了女人不行呀,”母亲善意地劝他:“事情都过去了这么久,你也该考虑一下自己的将来了。”

“我现在根本没有想这件事。”他摇摇头说。

“就算你不为自己想,也该为孩子想一想,她需要妈妈。”母亲叹了口气说:“丫头心事重,白天从来不多说什么,到了晚上做梦时,总是哭着要妈妈,又要爸爸……”他心里一酸,强忍着没有落泪。

不久,母亲开始张罗着为他找对象,倒是有热心的人帮着介绍了好几个,但是,听说他有个孩子,对方都打了退堂鼓。

一次,又有亲戚帮着介绍了一个姑娘,母亲原本就认识她,说这个人又美丽又稳重,心里十分中意,就找他商量:“这次,咱们可不能再错过机会。我早想过了,反正你将来结了婚,还要生孩子,这丫头就留给我当个伴儿吧,以后咱们就对别人说,她是你妹妹的孩子,让她管你叫舅舅。”

他强烈反对:“不行呀,她可是我闺女。”

没想到,原本正在午睡的女儿,忽然光着脚丫跑出来,大声说:“没关系,爸爸,我愿意叫你舅舅!”

母亲很开心,第二天就张罗着让他相亲,媒人很快就带姑娘来了。母亲提前安排孙女到邻居家去玩,他和姑娘在客厅里聊天。姑娘言谈举止很得体,对他也十分中意,两个人聊着聊着,不知不觉时间就晚了。

就在这时,女儿忽然跑回来了,他的神色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。没想到,女儿落落大方地冲他叫了一声“舅舅!”又冲着姑娘甜甜地叫了一声“阿姨!”然后拿起自己的布娃娃,又跑了出去,他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
吃过午饭,他送姑娘回去,并约好了下次见面的时间,等到他返回母亲家时,女儿站在门口,早就等待多时了,她快步跑过来,搂住他的脖子喊着:“爸爸,爸爸!”一口气喊了几十遍,他摸摸她的小脑袋,笑着阻止她:“傻孩子,这样喊来喊去,你不累呀?”

“我不累。等到爸爸和阿姨结婚了,我就再也不能叫你爸爸了。现在,我要提前把一辈子的爸爸都叫完……”女儿歪着脑袋,一字一句地说。他愣了一下,急忙转过头去,不让女儿看到他满脸的泪水。

当天晚上,他悄悄对母亲说:“这门亲事还是算了吧。丫头已经没有了妈,不能再没有爸……”他把女儿说过的话又重复了一遍,母亲听完,也忍不住掉下了眼泪。

此后,他一直和女儿相依为命,每天去幼儿园接她放学时,女儿总会老远就张开双臂,像小鸟一样冲着他扑过来,地喊着:“爸爸,爸爸!”他用自己的大手,牵着女儿的小手,慢慢往回走。偶然,他也会想起那个远去的美丽姑娘,心底划过丝丝缕缕的惆怅,却从来不曾后悔。

学网()

微信支付

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